工作狂是对工作的狂爱

2019-09-12 17:30

日本京都大学教育心理学博士,留日十余载期间除从事心理学研究外,还担任翻译工作,并在日本关西地区各大企业及学校兼职任教,被称为“教日本人日语的中国人”。

如果晚间行走在日本的繁华地区,或是晚间乘上作为日本的主要交通工具的电车,一定会有一个感受:“怎么这么多人?”西装革履手提公文包且面带疲惫,是刚刚下班一族。面色通红酒气熏天的,估计刚刚跟同事用完晚餐。我周围的很多人都说:“感觉日本人下班很晚,工作很辛苦。你当时也一样吧?”每当被问到这个问题,内心真是波澜壮阔。大学毕业后就职于日本企业的六个年头和那之后十几年在日本的打工和兼职的经历,又一幕一幕地展现在我的眼前。

工作狂是对工作的狂爱

我在大学期间因为父母的原因经常去日本长期探亲,见识了日本的同时也让我的日语水平提高了不少,当时我的国际日语考试成绩在北京市都是数一数二。大学毕业以后我以优异的成绩顺利地进入一家日本大企业的驻京办事处工作。当时我自然有着很强的优越感,从来都没有想过今后会遇到的各种问题和所受到的心理历练。

当时我是以秘书的身份进到公司的,每天主要的工作就是端茶倒水、把头一天报纸上被圈画的重要记事剪下来贴到文档里、到楼下的民航大厅订机票、翻译人员不在的时候做个简单的小翻译。重复着这些工作,对我来说的确太简单了也太枯燥了。半年后我开始越来越觉得无聊,日语也越来越退步。在那个还没有流行跳槽的年代里,我也只能这样每天虚度光阴,看着公司里的几个日本人忙忙碌碌地工作和出差,真不知道今后应该怎么办。

一天,公司来了一位国企的中国人办事员需要与我们公司的日本人进行一个小的洽谈,大概意思是想问问我们公司做不做预应力钢线。当时翻译人员外出办事,只留下了我和公司的最高领导者——所长,我自然就当了他们二位的口译者。翻译时出现的最大的问题就是第一我的日语大幅度地退步,根本就反应不上来单词更何况组织成句子。第二我根本就不懂专业名词,什么预应力钢线,谁知道它怎么说?可想而知,翻译得乱七八糟的我把洽谈变成了乱谈。

十几分钟后来访者无奈告辞,等公司的翻译人员回来后,所长把我叫到了他的办公室,让翻译把他的话翻译给了我:“不用说内容,只从说话长度上都能判断出你翻译得不合格。对方说了一个长句子,你却翻译了一个单词。对方说了一个单词,你却翻译成了一个长句子。”我回答说:“对不起......”所长说:“你跟谁对不起?你对不起的是这份工作,你对不起的是每天的时间,你对不起的是你自己过去的学习。”他停顿了一会儿又说道:“你每天的工作的确很少,也的确很简单,但是你最大的错误就是你安于工作量的少和工作内容的简单。人都不是工作狂,我们也愿意休息和放松,但不是在上班时间,工作是找出来的,不是别人派给你的。我们每天也不是有很多工作,但是我们会在上班时间找工作做。”

那天晚上我一夜没有合眼,回想入职以来的这半年里,因为没听懂日语,我把红茶和咖啡一起端给了跟我说不需要的日本来访者;因为没听懂日语,我把从日本打来的电话直接挂断;只是把被圈出来的报纸上的记事剪完就贴,从未关心过记事的内容;来了日本人让我去机场接,一句话都没有只给送到饭店;带着日本人去长城或故宫,我觉得自己又不是导游所以只做简单的介绍......所长的一番话好像是一面明亮的镜子,把我这半年的所作所为照得淋漓尽致,而我却只是一直在心里抱怨工作的简单和自己的大材小用。

第二天我去书店买了几本书,其中一本是有关外事礼仪的。我从沏茶倒水开始学起,从端茶的姿势和把茶杯放给客人时的角度到接送来访者的礼仪,反复练习和仔细斟酌;每天都看介绍北京的著名景点的书,把上面的日语背诵下来;努力把剪下来的报纸上的记事翻译出来后添附在旁边;尽量熟悉公司的主要业务介绍和专业术语;下班后也跟同事一起出去吃饭喝酒谈谈一天的工作感受、交流思想、学习其他同事的工作经验和更加先进的工作方法......转眼间入职已经两年,我发现每天的工作量还是原来那些,但是每天却变得很充实。我学会了把原有的工作量和简单的内容变成了有含金量的有深度的工作,一个抱怨大材小用却毫无用处的我变成了一个忙碌了一天抬头一看才意识到已经到了下班时间的“工作狂”。

现在,每当有人问我工作是不是辛苦时,我的回答就是:“辛苦不辛苦不一定是工作本身,有时取决于人的心理承受能力。不满足于现状、不甘于现状、不抱怨现状,把时间放在提高自己上,学会自己找到工作、发现工作、用心工作,学会自己把自己变成工作狂。”

我没有资格掉泪

入职的第三年开始,我的工作内容有了很大的变化,由于日语有了一些长进且工作有了一些经验,我开始和同事一起出差。出差期间我的工作主要是做记录,回来后做成工作报告的形式留以存档。这个工作需要的是工作人员必须在任何场景下用笔和本快速地记录下时间、地点、谈话人员、谈话内容。经过几次出差后,我的记录能力大有提高,整理笔记后做成出差报告的水平也越发高超。说真的,自己越来越欣赏自己了。

没过多久,我就又和几个从总公司来出差的同事一起来到了河北的一家公司进行合作商谈。那天的计划是日本的部长在大会上作公司的介绍和商谈的意向,结果翻译人员突然生病翻译不了,我在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被推上了会场的讲台,连笔和本都忘了拿。面对台下这么多人,我一下子就慌了,什么日语汉语全忘了,脑子一片空白。日本的部长开始说话,我只听懂了“我们公司”这个单词。我硬着头皮对着麦克风说道:“我没听懂。”台下一阵笑声,估计大家觉得我在开玩笑吧。部长继续说了第二句话,天呐,根本不知道在说什么!我压低声音对着麦克风重复道:“我没听懂。”台下没有了笑声,有的只是一片寂静。时间停滞了,画面停止了,我的呼吸也屏住了。

我不知道自己怎么走下的讲台,忘记了是谁替我上台继续的翻译,只觉得台下的人全部都记得了那张尴尬的画面,只觉得所有河北人民都认识了那个像个蠢货一样的我......

大会结束了,我万分惭愧地跟的部长道歉,他说:“你可能以为你的工作只是记录吧?今天出现的这个结果是你没有预测到会发生这样的情况而没有做任何准备造成的。你已经出差好几次了,你把自己的工作定位成了记录,出差之前你为什么没有好好了解一下这次出差的具体内容呢?合作方看着我们有水平这么低的工作人员能跟我们合作吗?”

我是一个在工作中从来没有掉过眼泪的人,这次也没有掉眼泪,因为我真的没有资格掉眼泪。到了中午吃饭的时间,合作方邀请我们一行几人一起用餐。当时任何的食物和饮料都无法从我的嗓子通过,这时部长站起来亲自给我倒了茶水,把手放在我的肩上亲切地对我说:“多吃些,不吃饱了怎么有精神继续面对我的批评呢?我能看出来你今后一定会越来越进步的。”这番话如同一股暖流流进了寒风刺骨的心里,让冰冻住的眼泪一下子融化,从眼眶里喷涌出来。

文章节选自2016年5月下《大学生》。